首页
 > 要闻·动态 > 本地动态 > 绍兴廉情
绍兴坚持发展“枫桥经验” 完善基层监督治理

发布日期:2021-02-18 信息来源: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字号:[ ]


  “枫桥经验”发源于绍兴,是基层治理的一面光辉旗帜。2020年,绍兴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将“枫桥经验”融入到工作中,全市域深化乡镇(街道)纪检监察工作规范化建设,让监督的“放大镜”牢牢聚焦在群众普遍关注、反映强烈和反复出现的问题上,让群众的获得感成色更足、幸福感更可持续、安全感更有保障。

  改善民生 基层监督正当时

  “有了这6000元钱,我们可以还上欠款,我心里的疙瘩也终于解开了!”

  2020年2月,诸暨市东白湖镇纪委监察办工作人员拿着追缴回的6000元政府补助款,来到了里四村村民斯来汀家中。几年前,斯来汀家的老房子进行了危房改造,村干部也给他拿来了2.2万元的政府补贴。很快,斯来汀却发现,自己的旧房面积与别人相同,但拿到的补偿款却比别人少。老实本分的他并没有声张,直到时任里四村村监会主任、村级监察信息联络员按惯例开展每月走访时来到他家。

  “像斯来汀这样的问题,以前仅靠乡镇纪委监察办的力量跑不过来。通过乡镇纪检监察规范化建设,各村有了监察信息员,村民遇到的问题能迅速反映到镇里,我们也会及时核实,惩治群众身边的蝇贪蚁腐。”东白湖镇纪委书记、监察办主任陈霞介绍,经调查,时任村干部蒋元信因截留斯来汀补助款中的6000元,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对于老百姓来说,幸福感的来源常常很具体、很实在。2020年,绍兴坚持发展“枫桥经验”,推动监督下沉、监督落地,累计查处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452起602人,其中党纪政务处分322人,使广大人民群众在全面从严治党中收获更多更直接更实在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凝聚合力 不做“盆景”做“风景”

  12次谈话调查无实质性进展,1次片区协作解开难题。

  “没想到区纪委区监委的干部会直接来找我谈话,而且还是在纪检监察谈话室这么严肃的地方。”2020年初,伪造《租赁合同》造成集体经济损失的朱某,在铁证和强大的心理压力下,交代了串通金某私下修改合同的经过。

  一个月前,府山街道纪工委监察办在调查反映某社区干部套取集体资金的信访举报时犯了难,信访反映的问题时间跨度长达4年,涉及7名党员干部,至少需与30多名相关人员进行谈话核实,而街道仅有3名专职纪检监察干部。通过片区协作,在越城区纪委区监委的统筹协调下,2个乡镇和1个纪检监察组的战友迅速出列,迅速查清了这起基层蝇贪窝案,7名社区干部受到处分。

  片区协作让基层监督有了“兄弟连”,而全覆盖建设基层公权力监督信息平台,“一镇一网”“一村一格”建立监察工作联络站等举措,使基层监督由原来伸出去的“一根手指”,变成了有力握紧的“一只拳头”,监督质效大幅提升。2020年,全市乡镇(街道)纪(工)委、监察办通过日常监督发现问题3432个,同比增长32.9%;处置问题线索3816件,同比增加12.8%。

  深挖深化 探索基层治理新路径

  “咱们这个会以后每个月都会开,村里的大事小事大家一起议,我一个人说了不算!”2020年10月,诸暨市姚江镇浦西村换届后第一次监察议事会上,新任村党总支书记、村主任何佩润当众表态。诸暨积极探索“村级监察议事会”机制,由监察联络站搭建议事平台,邀请村民围绕经济发展、村庄建设等“打开天窗说亮话”。试点半年来,8个乡镇43个行政村共解决或解答问题101个,切实让群众参与监督、让干部感受到监督。

  2020年,绍兴持续创造性发展运用“枫桥经验”,探索加强村社主职干部权力运行监督工作。柯桥、嵊州等地纷纷结合本地实际,围绕村干部履职中容易“踩雷”的事项,制定出台村级小微权力清单、村干部责任清单和村干部负面清单,从一开始就将权力限定在规范化轨道上,既防止了村干部走“歪路子”,也捂紧了村集体的“钱袋子”。

  11月,绍兴市纪委市监委与浙江大学联合举行“创造性发展运用‘枫桥经验’探索实践基层纪检监察监督新路径”研讨会。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央党校、中国社科院、浙江省委党校等院校的知名专家学者参加会议,共同研讨交流、献计献策,推动实践深化、理念升华。

  一年来,绍兴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受理信访举报3547件次,检举控告2282件次,农村涉纪信访1462件次,同比下降均超25%,清廉村居的底色更加纯厚。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