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动态 > 头条
浙江:打通监察监督“最后一公里”

发布日期:2018-10-12 信息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字号:[ ]


  8月24日上午,新昌县七星街道凤凰村村委主任叶伯仁敲开街道纪工委书记、监察办主任陈银江办公室的门,递上自己的检讨书,表达惭愧之情。也就在4天之前,凤凰村召开村民代表大会,通报了叶伯仁严重违反村务财务公开和村级事务监督规定的处理决定。据悉,这是新昌县监察委员会在向乡镇(街道)派出监察办公室后,处理的第一个非党员村干部。

  派出监察办公室,是今年以来浙江省纪委监委探索推动监察工作向乡镇(街道)拓展延伸的创新举措。截至7月底,全省1389个乡镇(街道)已全部完成监察办公室设置和人员任职工作,任命监察办公室主任1360人,副主任1178人,监察员3986人。

  以问题为导向,成立镇街监察办

  作为全国三个先行试点监察体制改革的省份之一,浙江省委始终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坚持大胆创新,勇于破解监察体制改革新课题。

  2017年,浙江省纪委监委边试点边实践边探索,着力夯实监察全覆盖、化制度优势为治理效能的基础。在前期组织对全省乡镇(街道)纪检干部配备情况进行摸底,全面了解乡镇(街道)机构设置、人员力量情况的调研中发现,新增监察对象中“基层公职人员”占比较大,基层权力“任性”、公职人员“微腐败”的情况不容小觑。从近年来信访举报情况看,全省80%以上信访举报来自基层,其中反映村居党员干部的占50%;从查办案件情况看,乡村干部占80%左右。

  新形势新任务对基层监察工作提出新要求。以杭州市富阳区为例,该区仅富春街道新增监察对象就有1179人,达到现有的2155人。这部分人群,若直接由区监察委员会履行日常监督管理职责,客观上难免有些捉襟见肘。

  为解决这一问题,2018年7月底,浙江召开了深化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小组会议,一个重要的议题就是审议通过县(市、区)监察委员会向乡镇(街道)派出监察办公室的指导意见,并对监察向基层延伸工作进行具体部署。

  在指导意见下发实施后,为确保各项工作有序推进,省纪委监委明确把推进监察向基层延伸的责任落实到市、县两级纪委监委,专门建立了每日一报工作制度,要求以市为单位及时上报乡镇(街道)监察办公室设置及人员任职情况,并且对监察职责和监察权限等方面进行了明文规定。

  在监察职责上,明确乡镇(街道)监察办公室依法对乡镇(街道)管辖的公职人员和有关人员依法履职、秉公用权、廉洁从政从业以及道德操守情况进行监督;在监察权限上,乡镇(街道)监察办公室可以使用谈话、询问等调查措施,但不得采取留置措施;在机构设置上,各派出监察办公室与乡镇(街道)纪委合署办公,实行“一套班子、两块牌子”等。截至7月底,全省1389个镇街监察办公室全部挂牌运行。

  监督监察全覆盖,非党村干部同样要接受“罚单”

  “我之前的表现确实不符合村干部的要求,我错了,感谢组织上对我的帮助,我一定会端正心态好好工作的。”9月7日,在建德市监察委员会派出航头镇监察办公室的谈话室中,罗源村村委委员吴叶飞终于低下了头。

  吴叶飞因为对村两委的工作分工不满,从今年6月份开始就经常消极怠工,编造各种借口拒不参加村里的各项会议,也不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村两委跟他谈心谈话没有任何效果,镇纪委出面约谈他,吴叶飞不当回事,表示:“我不是党员,我是村民选出来的,你们纪委管不到我。”

  建德市监察委员会统一向乡镇派出监察办公室,派出航头镇监察办公室再次找到他谈话,他再次抛出非党员纪委管不着的论调。镇监察办公室明确告知,他已经是监察对象了,如果还是不服从村两委的工作安排,不正确履行村干部的职责,将会启动问责程序。由此,吴叶飞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派出乡镇监察办公室的成立,真正意义上实现了监督全覆盖、监察无死角。过去非党员村干部出现问题,如果没有触犯法律,就只能批评教育。改革后,凡是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成为监察对象,真正打通了监察监督的“最后一公里”。

  在杭州市东新街道,东新园社区干部戚雅芳指着街道纪工委办公室外墙上“低调”挂起的“监察办公室”牌子表示,虽然不是党员,但监察办的设立就像多了一双监督的眼睛,今后社区干部在言行上更要以法律为准绳,加强自律自省。

 

 

 

  近日,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监委派出南城街道监察办公室主任王辉找监察对象了解近期工作、生活等方面情况。

  严肃处理“苍蝇式腐败”,维护群众切身利益

  保障群众利益,全方位查处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苍蝇式腐败”,是监察工作向基层延伸的重要目的。

  这不,8月下旬,下村第一天,浙江省温岭市监察委员会派驻泽国镇监察办公室主任郭斌就碰到了一道“算术题”。

  “我们村里有20个失土农民养老保险名额,由3个生产队分了,这些村里都有会议记录的。”原泽国镇光明村村委会主任狄德玲振振有词。

  “国土部门分给我们村是22个失土保险名额,明面上分配的是20个,私下那2个名额被村干部拿去了,你们监察办要帮我们老百姓说句公道话。”村民们则是义愤填膺。

  事关村民利益,面对各执一词的双方,监察办立刻兵分两路,一路查会议记录,一路前往国土部门调查核实。

  从会议记录来看,的确详细记录了20个失土农民保险名额的分配情况,但却只字未提反映的那2个名额,难道是村民道听途说,捕风捉影?

  “2016年,泽国大道工程征用了光明村20多亩土地。我们当时按照人口644人,田亩360亩计算,第一次拨给光明村20个名额,后来该村文书在办理手续时提出异议,认为村里实际人口684人,田亩305亩,于是重新核算后,又追加了2个名额,至于村里如何分配,我们并不清楚。”国土部门经办人员说。

  “我所在的生产队也被征用了土地,但运气不好没有分配到,追加的2个名额拿来后,我就跟村长提议不用跟村里说,一人一个名额,村长狄德玲同意了。”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光明村文书狄小青承认了违纪事实。

  9月17日,泽国镇党委对原光明村文书狄小青予以立案审查;温岭市监察委员会派驻泽国镇监察办公室对原光明村村委会主任狄德玲(非党)予以通报批评。

  2个名额,虽不是大数目,但对于光明村的村民来说,这反映了监察办成立后的态度,让他们看到了监察体制改革向基层延伸的实际效果,也让大家看到了党和政府解决监察监督“最后一公里”问题的决心。

  “向镇街派出监察办公室,解决了监督基层‘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实现了监察工作无盲区、无死角、全覆盖。”浙江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代主任任振鹤表示,“下一步,要继续发挥浙江先行先试优势、深化改革继续走在前列,坚定不移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颜新文 黄也倩)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