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获奖作品选登
论集贤亭的倒掉

信息来源:市纪委(监察局) 日期:2014-08-11 浏览次数: 字号:[ ]

  

  听说,杭州西湖上的集贤亭倒掉了。这是新近发生的事,距离上世纪雷峰塔的倒掉已将近八十八年。当然,照例是听说而已,我也没有亲见。

  值得庆幸的是,这是一个新闻纵横的时代。只是,一则新闻里有一位西湖风景名胜区湖滨管理处的同志在说,倒掉与瞬间风力过大有关,并附了几张附近梧桐树被大风吹到的照片为证;又一则新闻里说,集贤亭是西湖南线整治时新建的,设计单位与一个月前杭州城里另一处倒掉的牌坊是同一家。这样一来,就难免让人感到困惑不已,继而浮想联翩了。

  终归,倒掉的消息,实在使人无法畅快。无法畅快的原因不是因为担心再也看不到了,而是跟八十多年前鲁迅先生所言的“畅快不过是无聊的自欺”一样,有着相同的悲哀在里面。

  一来悲哀“十景病”的顽固不化。鲁迅先生在《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中揭露:“我们中国的许多人……大抵患有一种‘十景病’”,并预言“倘在民康物阜时候,因为‘十景病’的发作,新的雷峰塔也会再造的罢。”果不其然,现如今,金碧辉煌的雷峰塔早已重展雄姿多年,应该是为了填补“雷峰夕照”缺失的遗憾吧。集贤亭的重建估计也是因着一样的缘由。可惜我中毒太深,总觉得雷峰塔像个新近发迹的和尚,半点找不出化缘老衲的影子,况且,还总觉得助法海为虐,又把白娘子压在了塔下,使她再无法跟她的许仙见面。“十景病”的顽固与罪过可见一斑。

  二来悲哀雅人们的为虎作伥。八十年前,“雅人和信士和传统大家,定要苦心孤诣巧语花言地再来补足了十景而后已”,现如今已经发展到心急如焚、食不甘味的地步。初衷一例宏大,是为着弘扬民族精神,为着彰显地方传统,为着增添文化底蕴,为着满足精神需求。但初衷不等于结果,往往被利用,往往成幌子。试看今日西湖沿岸,挂着再造或翻修的羊头,有多少名胜古迹悄然升级为只有达官贵人、香车美女才能自由出入的高档会所?甚至前些日有可靠消息说,重建香积寺、扩建净慈寺的监院被判了死缓,居然是一名在逃十七年的杀人犯。这下,尚有良知的雅人们一定要暴跳如雷了。要是真能暴跳倒值得可喜可贺,可怕的是不少早成了会所里、寺庙里高谈阔论的座上宾。更有些胆大的,哪里还满足于修补老例呢?都去忙着论证建设“西门庆故里”、“潘金莲家乡”的必要性与科学性去了。

  三来悲哀奴才们的虚伪贪婪。这是最令人出离愤怒的悲哀。“凡言动中,思想中,含有借此据为己有的朕兆者是寇盗,含有借此占些目前的小便宜的朕兆者是奴才”。寇盗与奴才的共同点是都在前面打着鲜明好看的旗子,不同点是寇盗更为猖狂,奴才更具欺骗。集贤亭的倒掉有着天灾的关系,不便妄加揣测。但近年来频繁发生的重大工程质量事故,像桥梁坍塌、楼房倒塌、施工安全等等,几乎都有奴才的黑影。反观近年查处的知名贪官,如刘志军、许宗衡、许迈友之流,也大多都有插手工程、捞取钱财的劣迹,实在是一群贪得无厌的硕鼠。真希望,这些日日偷挖国家柱石的奴才们,早一日被拎出、痛打,然后扔进历史的垃圾堆里去。(第二届中国(浙江)“鲁迅故里杯”廉政杂文大赛获奖作品 一等奖 作者 孙米莉)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